MONSTERSWANY

遍地是坑 仔细脚下

世界被分割成两部

烦恼在旧的那一边

由暴风雨冲进汪洋

鸟鸥飞过夕阳云海

飞向新的日出天明

狗仔 (更新至1.5)


金在中是个娱记,具体地说,是某知名娱乐杂志的记者;通俗地说,就是个狗仔。虽然不怎么光彩,金在中却是乐在其中,尽职尽责的那一卦,尤其是,金在中自己给自己画了根底线,不越雷池,以示与圈内其余狗仔划清界限。

可惜划清界线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金在中已经很久没什么收获了再交不出稿子就要暂别娱乐圈了搞不好一别还是永别!

可能是转发的锦鲤大王发了功,说来也巧,这几天的娱乐圈是格外炸,明明是炎炎夏日,却尽是圈内情侣分手、离婚的消息,像说好了似的,兜头一盆盆凉水,冰得人清清凉凉,不再相信爱情了。

不过这些消息金在中平日里就瞧不上,无非是小俩口自己的事,谈个恋爱过个日子罢了。真正引起金在中兴趣的,是一条明明更炸却很快被压下去的小道消息,来源已经不得而知,别提什么上热搜,就连一个小涟漪都称不上,可就是这么刚刚好,偏偏被他金在中给get了。

消息的主人公从小鲜肉一路混迹至今,俨然已是歌谣界的中坚力量,歌好,舞更是一绝,最难得的是,出道至今几乎没有绯闻。

凭借自己在这方面的超群记忆力,金在中在脑子里快速搜罗了一圈,意外地发现此人寥寥无几的几个绯闻竟然都是他自己在第一时间跳出来澄清的。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着根红苗正的青年怎么私下竟有这样令人不齿的一面,欺骗粉丝感情约p!还是和男粉!

可能也正是因为男粉这一性别的特殊性,也得益于公关团队的处置能力,这几乎能毁灭一个人在圈内全部前途的爆炸性消息才这么昙花一现就没了影儿。

大渣男!性向问题他金在中可以不管,欺骗粉丝的感情和肉体就是不可饶恕!衣冠禽兽!金在中体内的正义感几乎是瞬间迸发,恨不能立刻就拿到十足的证据再去曝光他!

冷静一下冷静一下,金在中深呼吸了几口气,被骗的又不是自己,一不小心又上头了。怀着不知是嫉妒更多还是气愤更多的心情打开崭新的小本本,金在中开始制定作战计划——目标:曝光骗p绝世大渣男郑允浩!方案:……


方案制定了就要去实施,金在中向来能很好地践行这一点。此刻的他顶着烈日全副武装,帽子口罩一应俱全,肩上挂着单反,手里还拿着硕大的……“允糯一生”郑允浩官方后援会官方应援牌。

郑允浩最近没发新专也没发新单,没有打歌就没有综艺,为了生计只能硬把自己往剧组里塞,怎奈演技捉急只好跑个龙套客串出演。当然,以上都是金在中带有个人感情色彩的解读。

一上午过去,郑允浩在剧组里的戏份已完成过半,后半段戏是夜戏,按计划今天晚上就能杀青,中间的空闲时光,郑允浩选择就呆在剧组休息。粉头们的消息向来堪比狗仔,后援会在和经纪人打好招呼后早早就把探班安排上,此刻临时搭起的遮阳棚内水果点心码得整整齐齐一字排开,随时准备接受临幸。

搬了一上午砖的金在中忍了一上午往里边投毒的冲动,此刻正混迹在激动的粉丝中间等待郑允浩出现,时不时还要装着一副好急切好兴奋被yhgg迷得五迷三道的新粉样儿与其他娘娘们热烈交流。

没错,金在中为了打入敌方腹地,做了整整三天功课,现在的他已经脱胎换骨,对敌人的一切了如指掌如数家珍,连郑允浩眼角的疤是几岁零几个月几天的时候摔出来的这种送命题都能抢答,更是接受了郑允浩的粉丝们名叫“娘娘”而自己身为男粉只能必须做个“男娘娘”这种设定。

“啊,狂热真的狂热,小姐姐们擦亮眼睛啊!这种渣男不能碰!尤其你们知不知道你们yhgg的性向啊!这种没有指望也不给你们留半点念想的男人有什么好!难道就因为帅?”金在中不停在心里腹诽,一边同情被猪油蒙了心的小姐姐们一边心疼为了让小姐姐们看清自己所追非人早日抽离这片迷幻海洋而呕心沥血的自己。

日头实在太烈,眼前似乎出现了零星星光,金在中隐约觉得没吃早餐是个bug,追根溯源起来就是因为昨晚背郑允浩大全背到太晚,导致早上起不来,多睡了会就没来得及吃早饭,真是岁月不饶人,苍天放过谁,啊不是!都怪郑允浩!

就在金在中闭上眼缓一缓的功夫,边上站的娘娘们突然骚动起来,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金在中调整出一个男娘娘应有的表情开始努力营业。


大概是郑允浩身高腿长,金在中刚睁开眼调好焦距,人就几乎到了跟前,似乎还裹着一阵说不上来的香气,金在中不禁抽了抽鼻子,好闻。

是什么香呢?金在中盯着近处正和娘娘握手的郑允浩直瞧。墨镜遮住了心灵之窗看不出内心所想,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猫咪笑,一口大白牙简直要闪瞎金在中的眼。哼!虚伪!不用看都知道是假笑!金在中不自觉地掏出心爱的Hello Kitty镜子照了照,发现自己笑得僵僵的,还冒着几分傻气。懊丧地收起镜子揉了揉脸,郑允浩已经把手伸到了面前,焦距猛地一下子拉近……


嗯,手真好看。


这是金在中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唔,晕……”金在中刚坐起来就被翻天覆地的眩晕感击倒,立马又躺倒回去了。天花板白白的,好像不是自己家的?

缓了半天的金在中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医院?

“你醒啦?”见金在中又坐了起来,床边守着的人才不急不缓地放下手机开了口。

金在中瞟了眼,是股票K线图。

“嗯,请问你是?”金在中好奇地打量起身边这位陌生男子,一身挺括的白衬衫,很瘦,一头微卷的棕色短发,睁着一双小鹿斑比的眼睛,唔,与语调不同的是,面无表情。

“沈昌珉,郑允浩的经纪人。”沈昌珉起身金在中才发现这小伙子坐着不显,站起来快要戳天。

“看起来已经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已经背上双肩包的经纪人把一张签名照往金在中怀里一塞,“好好休息,”又塞进来一张名片,“身体上要还有什么事就打这个电话,没什么事的话我们有缘再见。”

说完转身就走,看着似乎比郑允浩还长的腿迈了两步就出了门。“啊对,出院手续我会替你办好,请安心离开。”叫沈昌珉的经纪人又从门缝里探出头,最后留下一句话,并且附赠一个一看就是挤出来的微笑。

“嘭咚。”关门声总算提醒金在中打开脑子开始运转,这都……发生了什么?金在中一脸懵比地看着怀里的看起来就很高级的私人诊所医生名片,以及郑允浩上个月代言某牛仔裤品牌拍的让人喷鼻血的性感签名照一张。

“不知道能卖几个钱,”金在中虽然对签名照嗤之以鼻,但还是迫于生计小心收好,“回去就挂咸鱼,emmm……还是挂微博吧。”


金在中清点了一下家当收拾收拾就离开了医院,出门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得,下班!

想到自己刚刚发挥狗(yan)仔(zhi)所长从还沉浸在花痴劲儿中的小护士嘴里套取的信息,金在中简直想抱住即几的大头。小护士是这么说的,“我也是听小A说的,说郑允浩今天来了我们院,就是那个超级红超级帅超级A的郑允浩啊天呐噜世界疯球啦,别急重点还不在这里,郑允浩不仅来了还是抱着个人来的,男的!公主抱!公主抱你知道吗?就是那种打横抱起啊天呐噜我也想被郑允浩公主抱嘤嘤嘤……”,而金在中的表情全程是0 0这样的,他有些不想听下去但是又不得不听下去。

摘下挡脸的口罩,金在中长呼一口气,幸亏没被小护士同志认出来,烦躁啊烦躁啊,狗仔也有了大明星的烦恼。

回到家里给手机充上了电,刚一开机就响个不停,娘娘们的微信群里炸开了花,消息已经多到只能显示一个点,以及醒目的红色[有人@我]。

不会成娘娘公敌了吧?曝光计划这么快就夭折了?


TBC




秋多愁冬又悲
夏天藏了坏故事
唯有春日里
万物始生发

請多关照:

一碗肉丸.

U R 1 part of me❤️

Instagram Art Featuring Page:

Contact us for ad through kik or email _ 🍕🍕 _ Email or kik for credit

八个半月

我们的故事
历时八个半月
从去年十月拉扯至昨
终于画上了句号

不甘心的
遗憾的
再也回不去的
再见

美好的回忆我带着
你好
New Day

男票的女票可能是条狗吧
哦咯
他喵的还是条公狗

2017年6月7日


可是 我们并没有在一起过

2017年6月22日


无望的喜欢

无望的喜欢就是一枚水蛭
柔软而舒展
却扒得紧紧的
浑身都是伤口
等着一把把盐撒上最后消亡

SLEEP NO MORE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
以备忘却的one on one记录——
时间:2017.2.18
地点:上海麦金侬酒店
人物:精神病院病患扮成的男医生&我
事件:羞耻惊悚偶像剧
(第一视角详述)
        眼睛细长的男医生兀自走进了房间。

        门没有关,我们试图窥视房内,医生看见了,似乎是打量了我们一圈,缓缓向我的方向伸出一只手,掌心向上,是邀请的意思。我迟疑了两秒,犹豫着放上自己的手,紧接着就被男医生轻柔地握住带进了房间。房门旋即被关上,“喀嗒”一声,落锁。

        医生两步走到房间中央的那张床旁,单膝跪下拍了拍床,我顺从地走过去,顺着意思侧坐在床边。坐定后医生认真地凝视着我的双眼,似乎笑了,似乎没有。他抬起手,缓缓摘下我的面具,接着站起身,握住我的双臂将我缓缓放倒在床上,又将我推成侧身,背对着他,将我的双腿也搬上床。

        我侧躺着,却因为床不够长而只能微枕着床头板。医生绕到床的另一边,关了房间里侧的灯,最后回到床边,手上不知何时多了层纱。他将白纱盖在我身上,只露出头,看了我一会儿,又将我的头也一并覆住,透过轻薄的白纱隐约还能看见医生的动作,仿佛又在打量我。最后他掀起白纱的一角,探头进来,握住我的左手,露出了一个神经质的笑容……

        不等我作何反应,医生已经握着我的手贴在唇边喃喃细语,房间内的背景音乐此时却越来越大声,他一直在说话,我却一句也听不真切。他握着我的手又开始变化,用彼此的拇指组成了一个菱形,靠近他的一只眼睛,透过这方菱形来看我。接着又是口型含糊又变化迅速的絮絮碎语,仍旧连一个词语都无法捕捉。

        就在我还在努力破解唇语的当口,医生像是突然之间感应到了什么,一把掀走薄纱,冲到门边,我跟着坐起来,此时床边的发条小熊突然开始动作,医生被吓了一跳,我被医生一跳吓了一跳。小熊有节奏地敲打着背在身前的小鼓,医生坐到我身边,紧握住我的双臂且越握越紧,仿佛是自己害怕却还想要保护我。

        我侧过脸去看医生,他却直视着正前方,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是一扇玻璃,倒映出我们两人的身影。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越是盯着玻璃看,我们的倒影越是浅……我还想看个究竟,医生一下站起身,走到玻璃前,久久凝视。等他终于转身的时候,我跟着站起身,看到他手里握着我的面具。一样轻柔的动作,医生为我重新带上面具,还仔细地正了正,握着我的手牵我走出房门,他留步在房内。我回头看他,他也看了我一眼,缓缓关上房门……那是我见医生的最后一面。

第三种爱情

       如果这个八月我写日记,那应该都是“昨天看寝室卫生评分的时候和男神挨着啦!有史以来距离最近的一次~男神穿了天蓝色的沙滩裤~”“今天和男神对视啦!他又戴了眼镜,还装作不经意间瞟我一眼,这样膨胀真的好嘛!”诸如此类满篇花痴的内容……

       不过可惜的是,可惜的事,恨不相逢未娶时。